作者 主题: 【黑白纪年】了却心结,重新出发  (阅读 1759 次)

副标题: 小天上船啦(误)

离线 elf

  • Goddess of Axe Slime and Water
  • Chivary
  • *****
  • 帖子数: 1597
  • 苹果币: 0
【黑白纪年】了却心结,重新出发
« 于: 2016-06-14, 周二 16:25:20 »
<st> ——————————————————————————————————————————
<st> “怎么,你们对这个东西有印象吗?”

<梵> “ 恩…………我们好像见过这个图案,您知道些什么吗? ”
<亚雷艾斯> “确实……让人相当印象深刻的样子呢。”
<亚雷艾斯> “这个是什么?”

<st> 坐在散发着陈旧羊皮纸、褪色墨水味道的航海图中,曾经纵横空境的大冒险家姓名上的后裔端坐在房间的中央。
<st> 他漫无表情的样子像是用皮革包在骷髅上做出的假人,但是,削瘦的男子眼中锐利的闪光却不容忽视。
<st> “是什么呐,能买下一个国家的宝藏?珍贵的魔法物品?你们认为它是什么,它就可以是什么。”
<st> “对年轻人来说,空境是充满机遇的舞台啊,你们就坚守着心中的友情和憧憬,愉快地与伙伴们一起继续冒险吧。”

<亚泰斯> “那它就是最可怕的灾厄了。”
<st> 西洛斯对亚泰斯挥了挥手
<st> “哦……你们知道的好像还挺清楚的嘛。”

<亚雷艾斯> “这不就是遇到没法愉快冒险的情况嘛。”
<st> “希娜。”
<st> “爸爸?”
<st> “拿点喝的进来——不要用偷的。”
<st> 支走了满脸不愉快的女儿,房间的主人对你们比划了一下手势:“请坐。”
<st> 虽然其实也没太多地方可以坐下。

* 亚雷艾斯 看看这狭窄的空间,还是索性站着了,扫视着周围的书本和海图
* 梵 保持一本正经的样子随便找个地方坐下来。
* 亚泰斯 将那一卷航海图拾起来,“事实上它就正在我们的船上。”
<st> “这个玩笑可不好笑哦,年轻人。”
<亚泰斯> “我不开玩笑。”
<伊戈鲁> “是啊,我们也很希望这是个玩笑……这种不祥之物……”
* 伊戈鲁 撇了撇嘴

<st> “……是嘛,这么说,你们的老师终于疯狂到那个地步了嘛。”
<st> “你们都是卡尔曼·巡云那所学校里的学生吧?”
<st> “这么说,有教师跟你们在一起吗?”

<亚泰斯> “并没有。”
<伊戈鲁> “当然没有,就算是老师也跟不上现实疯狂的变化”
<梵> “ 那所学校一向提倡学生要尽早独立。 ”
<st> “……”
<st> 西洛斯楞了楞,那异常削瘦的脸上刻下了险恶而阴沉的表情。
<st> “我知道了。”
<st> “姑且就将你们所说的话当作真相来考虑,你们前面说,自己在招募水手……?”
<st> “你们要把这个东西带到什么地方去?”

<亚雷艾斯> “毕竟不怕怪物袭击的水手不好找呢……”
<亚泰斯> “如果有谁能告诉我们关于这个盒子的事,我想只可能在学院里。”
<st> “这样吗……”
<st> “听好了,年轻人们,这是我给你们的忠告。”
<st> “你们应该做的是把那个东西带去安全的地方,并且尽快将之销毁掉。”

<伊戈鲁> “真是满分的回答……但我们得先能把船开起来”
<梵> “ 但我们不懂得方法,随便就毁掉可能会直接把它打开,到时候就麻烦了。 ”
<亚雷艾斯> “学院算是我们知道最安全的地方了。”
<st> “……哼,说得对。”
<st> “真是可怕啊,所谓的命运这样的东西。”
<st> 西洛斯叹了口气,两眼怔怔地看着天花板上一副飞空艇的油画。

<亚雷艾斯> “你能开船,我们正缺这样的人,这不是挺好嘛。”
<亚泰斯> “有才华的人需要施展的空间,而不是腐烂在某个不知名的角落。”
<st> “……你们会在这个岛上逗留多久?”
<伊戈鲁> “越短越好……”
<st> “……不,不能太久,明天……今晚吧。”
<st> “在这条街的尽头有一家叫做船坟的酒店,今晚在那里会面吧。”
<st> “我会把能够胜任的人带去。”

<亚雷艾斯> “有点像半夜潜逃逃债……”
<伊戈鲁> “真是个吉兆……”
<亚泰斯> “很好。”
<伊戈鲁> “无论如何,先多谢你啦”
<梵> “ 非常感谢你能答应和我们同行。 ”
* 亚雷艾斯 于是把船员的基本配置抄了一份给西洛斯
<亚雷艾斯> “最低限度要这么几个呢。”

<st> “……”
<st> 西洛斯抬了抬手,似乎在瞬间陷入了巨大的压力中。
<st> 他只是瞟了一眼亚雷艾斯的纸张。
<st> “……你们可以走了,接下来,我有很多事可以做。”

<亚雷艾斯> “话说你甚至不需要知道是什么船吗?”
<st> “对我找来的人来说,船的样式与型号并不是问题。”
<梵> “ 我觉得他有一定自信,所以是什么船不是问题。 ”
<梵> “ 这是老水手的自信呢。 ”

<亚雷艾斯> “唔唔……我爷爷说这样说的要不是真正的高手要不就是大忽悠。”
<st> 你们倒是记得学院里“正统”西洛斯家族的后裔是怎么贴在你们的船头不肯下来的。
<st> “那就是你们自己的事了,年轻人。”
<st> “现在,给我出去。”
* st 西洛斯喃喃地说,指了指门。

<亚泰斯> “我们有理由相信是前者,走吧。”
* 亚泰斯 将航海图放下,离开了

* 亚雷艾斯 想起茶还没上……不过还是老实地往外走去
* 伊戈鲁 拍拍屁股出门
<伊戈鲁> “说不定还会见面,所以茶就留到下次吧”

<st> “呜哇,这就走了吗?”
<st> 你们走出门,看见希娜完全没有拿来饮料,而是把自己细小的身子贴在了门上偷偷地听着。

<梵> “ 是的,因为要谈的事已经说完了。 ”
<st> 被你们发现后少女眨眨眼。
<st> “那个……晚上见。”

<梵> “ ……听上去她打算一起去呢。 ”
<亚雷艾斯> “这个也算上吗?”
<st> “当然啦!没有我的话,爸爸可不行呢!而且我是很厉害的船员!”
<st> 少女双手插腰,很不高兴地对你们喊道。

<亚泰斯> “她如果想参一脚,估计谁也阻止不了她。”
<亚雷艾斯> “唉,不过说实话现在连空猿的手都想借来用呢,没什么可计较的啦。”
* 亚雷艾斯 嘀咕着离开了房子

<伊戈鲁> “如果工资只支付香蕉就好,我也想雇佣空猿”
<梵> “ 但空猿吃得可不少,如果能在船上种香蕉树的话还可以考虑。 ”
<梵> “ 不过货仓里就得堆满香蕉了。 ”

<st> “够了。”西洛斯说着出现在了门口,把对你们趾高气扬的少女的嘴巴捂上:“我的女儿只是一个吹牛大王和捣蛋鬼而已,你们不必听她的。”
<st> “今晚在酒店里,我会带去足够让你们满意的人才。”
<st> “如果我去不了的话,那才会由我女儿代劳。”

<梵> “ 好,我们会准时过去的。 ”
<st> “现在,年轻人们,离开吧。”
<梵> “ 我们应该去买一点船上的用品了。 ”
<亚雷艾斯> “要急着出航的话船也要紧急处理一下呢。”
<st> 西洛斯又对你们摆了摆手。
<st> 你们在希娜不快的目光注视下,从这条破旧的贫民街上走了出去。
<st> ——————————————————————————————————————————————————————————————————
<st> 就在其他人为了水手的事务而奔忙的时候。
<st> 年轻的画家却安静地坐在一辆宽敞舒适、以巨型飞鸟的羽毛装饰的马车上,和他们擦肩而过。
<st> 这辆马车的驾驭着无疑是此道高手,几乎感觉不到多少颠簸。

* 蕾缇西亚 把帽檐稍微往上抬了抬,若有所思地往外看了一眼
<st> 而拉车的骏马也无疑是温顺且富有耐力的的良驹。
<st> 在大约超过半个多小时的路程后,马车停了下来。
<st> 招待蕾缇西亚的管家出现在门口,打开了门。
<st> “到了,小姐。”
<st> 伦黛诺思伯爵正在等候着您。

* 蕾缇西亚 微微点头,提起裙摆走下了车
<蕾缇西亚> “请问,伯爵是位怎样的人呢?初次拜见前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吗?”

<st> 出现在眼前的豪宅虽然不如梵的未婚妻在学院里的住所那么华丽,但无疑也是相当具有品味的高调家居,其表面精细的浮雕和花园的布局可以追朔到宙狄克家族执政的时期。
<st> “伯爵,他很随和。”管家思索了一会儿,淡淡地说:“只是他不太喜欢阳光。”
<st> “此外,对于像您这么有教养的淑女来说,只要遵守一个文明人的礼仪就没有问题。”

<蕾缇西亚> “这样啊……看得出他是一位对生活很讲究的人。”
<st> 或许正如他所说,这种宅邸的主人看上去有非常多的颜色——不过其中并没有什么与暴躁或愤怒有缘的色彩。
* 蕾缇西亚 稍微安心了一些
<st> 正相反,人类几乎不可能拥有的沉静和死寂、宛如在夜晚的色彩上加诸阴影的沉重,在蕾缇西亚走进装点豪华的大厅后越发地感受清晰。
<st> 然而,当见到那名自称伯爵——外貌英俊的年轻人之后,蕾缇西亚的疑问得到了证明。
<st> 眼前的人并不是普通的贵族——实际上,可能也不能说他是普通的人类贵族。
<st> 苍白的肤色与深邃的目光,以及不知道是和现实格格不入抑或是超越于现实的,在优雅的举手投足中的不确定感。
<st> 那是古老的吸血鬼,抑或血族才可能拥有的仪容。

* 蕾缇西亚 细心地注意着双手摆放的位置,躬身行礼
<蕾缇西亚> “很高兴见到您,伦黛诺思伯爵阁下。”

<st> “幸会,可爱的小姐,招待不周。”
<st> “如同‘他’所说的,你比自己看上去那柔弱可怜的样子更加坚强。”

<蕾缇西亚> “我的名字叫作蕾缇西亚,现在还没有能报上的名号,如若需要,您尽可直呼我的名字即可。”
<st> “即使已经认出了我的样子和我的本质,你好像也没有任何慌张的样子。”
<蕾缇西亚> “……唔。”
* 蕾缇西亚 有些为难地笑了笑
<蕾缇西亚> “难道……不正是因为能够认出您的本质,才不会感到慌张吗?”

<st> “……很好的答案,你让我感到了久违的愉快之情呢。”
<st> “不过,正如你所看到的,小姐,我在白天并不能活动太久。”

<蕾缇西亚> “是的,我看得出……这是您请我到这里来的原因吗?”
<st> “在不久后,奥德斯会把你带到那面镜子的面前——不过,恕我直言,它的魔力并没有那么强大。”
<st> “这面镜子传承自上古失落的魔法帝国,可能要追述到金河王时代,它的确能够让你和任何人通话。”
<st> “但时间和场所却都有所限制。”

<蕾缇西亚> “……我还以为您想要借助我的力量来为您解除困扰,来交换使用那面魔镜的机会呢。”
<st> “你可能需要非常专注的尝试才能如愿……不过,你在这里可以享有足够的时间。”
<蕾缇西亚> “抱歉,您远比我所认为的更加慷慨。”
* 蕾缇西亚 稍微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st> “你的力量?”
<st> 伯爵皱了皱眉。
<st> “请恕我冒昧……你具有怎样的力量吗?”

<蕾缇西亚> “是稍微有些特别的力量……用看的会比用说的快呢。”
* 蕾缇西亚 环视了一下房间
<蕾缇西亚> “如果可以的话,请允许我为您将室内装潢作一些小小的改动。”

<st> “……哦?很有意思,我准许。”
<st> 伯爵点了点头,目光在一瞬间变得锐利起来。

* 蕾缇西亚 从袖口内取出了从不离身的画笔,目光的焦点在刻意压暗过的天花板附近游移了片刻,停留在某一点上
<蕾缇西亚> “这座厅堂有确实地涂上‘夜晚’的颜色,我想,这也是您得以在昼间仍然保有一定活动能力的原因吧?”

<st> “……”
<st> “难道说,你是……”

* 蕾缇西亚 神情专注地看向那一点
* 蕾缇西亚 笔尖在虚空中轻轻一转
* 蕾缇西亚 将一道虚伪的月光安置在溢满夜色的天顶中央

<st> “……创绘使吗。”
* 蕾缇西亚 点点头
<蕾缇西亚> “这样子,稍微欺骗一下太阳的话,您在白天的感觉多少会好一些吧。”
<蕾缇西亚> “我以为您已经知道了。”
* 蕾缇西亚 正仰着脑袋,神色有些黯然地看着月光……

<st> 伯爵非人般沉静的语声中也掺杂了近似动摇的成份,他走到了蕾缇西亚面前,一把抓住了少女的手臂。
<st> 冰冷的手指像是钢铁一样地收紧,举起了蕾缇西亚的手。

<蕾缇西亚> “……伯爵阁下?”
* 蕾缇西亚 面上一瞬间闪过痛楚和畏惧的神色,但接着就换成了惊讶

<st> “……并非如此。”
<st> 吸血鬼男子放开了手,向后退了一步。
<st> “我失态了,既然是这回事,情况就有变化了。”
<st> “我的确有求于你,蕾缇西亚小姐。”
<st> “不过,这与我之前答应你的事没关系。”

<蕾缇西亚> “尽管我还远不够不成熟,但亦乐于倾听您的请求。”
<蕾缇西亚> “……我也有想要完成的事情。”

<st> “你可以在这个宅子里选择任何你中意的东西取走,而我希望,你能够为我‘绘制’一样东西。”
<蕾缇西亚> “您希望我为您绘制何种事物?”
<st> “小姐,你能够绘制‘人’吗?”
* 蕾缇西亚 脸上一下子失去了血色
<st> —————————————————————————————————————————————————————
<st> 马来尔特港的喧闹对于信风使者号的班底来说并不是什么少见多怪的景象。
<st> 沿着贫民街一路朝前走着,没过多久,颓废与阴暗逐渐被抛在了身后。
<st> 眼前是一个充满热意的集市——当然,在另外一个层面来说,也是盗贼们竞相卖弄技巧和比拼能力的舞台。
<st> 虽然市场上没有太高档的货物,但食物、淡水以及航海所需的基本材料在这里都能够买到。
<st> 计算成本与货物本身的品质,甚至比港口的商人还要更加划算一些。
<st> “要不要买猫啊?”一个剃光大部分的头发,只在头顶上蓄发并且编织成辫子的大汉走到你们跟前问道。
<st> 他的手臂上挂了好几只被网兜起来的猫,看到你们就激烈地扭动。

* 亚雷艾斯 就不爱算这些玩意,只负责提东西
<伊戈鲁> “好啊,我们现在急需幸运”
<亚雷艾斯> “那些东西会幸运吗……”
<st> 其中一只毛色白褐相间的看到亚雷艾斯,伸出爪子丢出一个20在他脸上抓了一下。
<亚雷艾斯> “擦!”
<st> “啊哈,看起来这只很喜欢你,拿去吧。”
<st> 大汉笑眯眯地说,从手上解下了那只网,递给了亚泰斯。
<st> “他是最精神的一个,而且怎么都不会死的,很适合水手哟。”

* 亚泰斯 很快的进行了必要物资的补给与修复信风使者材料的购买
<亚泰斯> “……某种意义上的确是一种幸运。”

<亚雷艾斯> “我觉得这是霉运啊!?”
* 亚泰斯 抛给大汉一枚金币
<st> “钱就不用。”
<st> 大汉在亚泰斯拿出金币的时候摇了摇头。

<梵> “ 真是慷慨呢。 ”
<亚雷艾斯> “……这不像做生意的人呢。”
* 亚雷艾斯 考虑了一下,离那只猫远一点确保抓不到

<亚泰斯> “那就感谢你的慷慨了。”
<st> “不过我很有兴趣知道,你们找海图匠有什么事。”
<亚泰斯> “海图匠?”
<st> “就是你们刚刚走出来的那户人家,消息在咱们这片穷地方走得快——你们明白的吧?”
<伊戈鲁> “这嘛……我们打算写一本有故事的人的传记,你相信吗?”
<st> “唉,我本希望用友谊来打动你们呢……”
<伊戈鲁> “那你的友谊就太廉价了。让我们用更上道的办法来谈谈吧,你到底想知道什么?”
<st> 大汉说着,忽然手一甩,挂在他手腕上的猫一下子都被抛到了一边,只有亚泰斯抓着的那只很安全,反而险恶地对亚雷艾斯笑了。
* 亚泰斯 抱着猫,挠下巴
<st> “真话,小伙子。”
<st> “你们找西洛斯老大到底有什么事?”
<st> “在你们身上我可是闻到了和一般水手不同的味道呐。”

<亚泰斯> “我们在找一群不怕死的水手。”
<梵> “ 我们有些事要拜托他,而且他也答应了……恩,有人先说出来了。 ”
<st> 你们注意到,随着大汉的动作,周围的一群人里也有不少身体强壮的人围了上来。
<st> “你们找水手……西洛斯老大怎么说?”

* 亚雷艾斯 对比起围上来的大汉,更加警惕那只猫……
<梵> “ 他让我们晚上和他碰头。 ”
<梵> “ 你愿意的话可以跟着去看看。 ”

<st> “晚上……他答应了?”
<伊戈鲁> “他为什么答应你可以去问他本人”
<伊戈鲁> “倒是你们,为什么要追问这个问题呢?”

<亚雷艾斯> “你们跟他好像很熟?自己去问问不是更清楚嘛。”
<st> “……”
<st> 大汉和周围的人交换了好几道眼神,接着,他拍了拍手。
<st> “好吧,看起来是我对朋友太冒昧了。”
<st> “你们愿意赏光让我请你们喝杯酒的话,我就回答你们的问题。”

<亚泰斯> “……很有趣,那带路吧。”
<亚雷艾斯> “唔……还好你们不是要对他下手的……”
* 亚雷艾斯 刚才还怀疑是追债的债主

<st> “对啦,忘记自我介绍一下,鄙人是万德·索图,过去曾是西洛斯老大的手下。”
<st> “如果你们说的话是真的,估计老大也会来找我。”

<伊戈鲁> “喔……你们是水手……不对……”
<伊戈鲁> “海盗?要么是海军?”

<亚雷艾斯> “那说不定以后是同伴?”
<梵> “ 海盗和海军都是水手,这点没差。 ”
<st> “不过说实话,我并不相信你们……过去谁也没有办法让老大答应的,即使是宝钻商会的船长都办不到。”
<st> “海盗?海军?哈哈哈,西洛斯家的人什么都可能有,用不好听的话说嘛,我以前是个走私贩。
<st> “但是我们船上的大副却是个退役的海军,总之,除去干活是顶天立地之外,我们可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伊戈鲁> “这事彼此彼此……我们也会不去问不该问的事情,直到你们老大觉得可以告诉我们””
<亚泰斯> “我们没有让他答应我们。”
<亚雷艾斯> “也许我们年轻气盛激起了那位老大的童心吧。”
* 亚雷艾斯 吹了下口哨

<st> “童心?”
<st> 大汉忽然转过身,一把抓住了亚雷艾斯的领子。

<亚雷艾斯> “嘿!别动粗吧!”
<st> “小伙子,留神你说的话!”
<st> “你们根本不知道老大是为什么留在这个岛上的!”

<亚泰斯> “我们还没有听到你的故事。”
<亚雷艾斯> “什么都不说当然不知道啦。”
<亚雷艾斯> “但这不影响他又想出海了。”

<st> “啧,我还没完全相信你们呢……不过算了,这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
* 亚雷艾斯 掰开那家伙的手,整整衣领
<st> “如果老大真的又有了这份心,我倒是要感谢你们。”
<st> “他已经浪费太多时间在等待上了。”

<亚雷艾斯> “不过如果能互相了解一下,以后的合作会更愉快点。”
<st> “了解?这种事没什么好了解的,总之,先喝酒,再聊八卦!”
<st> “我也很想知道你们是怎么让老大改变主意的呢!”
<st> 你们被自称叫做万德的大汉带着走进了用一条飞空艇改造的酒店里,以伊戈鲁的眼光来看,这似乎曾经是一艘相当不错的船
<st> 流畅的线条和均衡的配重能够抵挡任何程度的风暴,从桅杆到船身选用的也是包裹了海云巨兽表皮的坚固木材。
<st> 酒店的掌柜是个完全不适合从事此行业的独眼、独臂的巨汉,不过他看了亚雷艾斯一眼后,砸在他眼前的巨大木碗里装着的鱼汤和大杯麦酒倒是别处也相当少见的极品。

<亚雷艾斯> “来点冰麦酒和鱼。”
<亚雷艾斯> “唔哇……跟伊戈鲁你老家那边的人有点像诶。”

<st> 万德一屁股坐在了亚雷艾斯身旁:“总之,小伙子们,你们听着。”
<st> “可别对谁说我告诉了你们这些,明白吗?”

<亚雷艾斯> “嘿,守秘密是我们最擅长的。”
<伊戈鲁> “喝完这杯麦酒,我会连亚雷欠我的钱都忘记”
<st> “我还记得,和西洛斯一起接到的最后的一个任务,就是寻找一个奇怪的箱子,据说在里面装着一个可以毁天灭地的大恶魔什么的。”
* 亚泰斯 一挑眉头
* 亚雷艾斯 听到这个差点呛到酒
* 梵 心里有些不安,拿起一尾鱼嚼了一口。
<st> 万德说话的时候,酒店内周围的人都围了上来,说着“嘿嘿他又开始吹牛了”之类的话。
<st> “在途中我们追到了一艘船,和他们打了起来,当时老大的夫人,也就是希娜小姐的妈妈也在,她是个很了不起的女人啊……据说还是哪里的贵族,但对我们这些水手也完全没有什么架子。”
<st> “奥薇夫人她是个很出色的施法者,在战斗中也一直都和我们并肩作战的,不过,那天的那些家伙实在太强了。”
<st> “我们没能夺取到那个东西,而大部分人也都被其中的一个魔法师所杀,奥薇夫人也身受重伤,就算我们最好的医者用全力也没法把她救活过来。”

<伊戈鲁> “啧……真是可怕啊,所谓的命运这样的东西。”
<st> 万德说着说着,开始抽噎起来,并且用脑袋不断地砸着柜台,伊戈鲁和梵一眼就可以看出,这是人要发酒疯前的状况。
* 伊戈鲁 咀嚼着西洛斯之前的话
<梵> “ (W)谁有办法让他清醒一下么? ”
<亚雷艾斯> “追的是什么船?”
<st> “老万德又在胡说八道了,你不是个卖猫的蠢货吗?你说的那个老大我看是个靠女儿赚钱的滑头而已啦!”
<st> “你说什么,我宰了你——!!”

<亚雷艾斯> “啊——等等等,我们信你呀!”
<st> ————————————————————————————————————————————————————————————————————
<st> “之后,那个冒险家来到了我这里。”
<st> “他抱着自己的妻子,祈求我可以救她,实际上,当时的我的确也可以做到这件事——”
<st> “不过很可惜的,我犯下了错误。”

<蕾缇西亚> “错误……”
* 蕾缇西亚 静静地倾听着
* 蕾缇西亚 用仅仅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喃喃自语

<st> 伯爵带着蕾缇西亚走下了地下室,穿过一旁陈列着的名贵画像、雕塑、黄金打造的器皿和精致的武器之间
<st> 那是一扇以沉重的巨石所雕琢的大门,门上繁复的铭文和魔法陷阱表示出,这背后的东西对房间的主人来说比外面的一切财富都要重要。
<st> “不,那不是错误,而是罪行。”
<st> 伯爵抬起了手,随着巨石向一旁挪开的态势,刺骨的寒冷从门后传了过来。

<蕾缇西亚> “……”
* 蕾缇西亚 想到了自己曾经做过的一些事情,默然不语

<st> 那是一个由厚重的巨大冰块所构成房间,在冰块的中心,蕾缇西亚依稀可以看见的,是一个纤细的人影。
<st> “我把她变成了像我一样的人。”
<st> 伦黛诺思总结性地说道。

* 蕾缇西亚 有那么一阵只是静静地注视着冰块中心
<st> “所以说,我为什么会这样做呢?我时常会问自己这个问题,不过……对于那个冒险者来说,这肯定一点都不重要。”
<st> “我想,失去了体温的人,总是会特别贪婪一些吧。”

* 蕾缇西亚 试着用色识去辨认深藏在其中的更多色彩
<蕾缇西亚> “……孤独。”
* 蕾缇西亚 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自然地脱口而出了
* 蕾缇西亚 不知道自己是在指看到的颜色,还是别的什么

<st> “孤独吗……即使我最终得到了她……也并未因此而满足。”
<st> “我可以让她服从我,也能够让她为我做任何事,但那并不是我真正想从她身上得到的东西。”

<蕾缇西亚> “您……想得到承认?”
* 蕾缇西亚 慢慢地转过头去

<st> “……那个时候,她被她的丈夫送来的时候,虽然自身在死亡的边缘,而她却一直看着他的那个眼神……我想要得到的,或许是那样的东西吧。”
<蕾缇西亚> “——这样呢。”
<st> “可惜,我是得不到的。”
<st> 吸血鬼握住了拳头。
<st> “我做了错事。”
<st> “然而,那已经无法逆转了……至少我对她的肉体所作出的转变无法逆转。”

* 蕾缇西亚 张了张嘴,想安慰身边的血族……但想不到能够说的话语
<st> “但,如果有新的肉体的话……我可以把完整而真实的她还给她的丈夫。”
<蕾缇西亚> “……”
* 蕾缇西亚 上前了两步,摘下手套把指尖轻轻放在冰块上
* 蕾缇西亚 用色识和触感去感受那个被置于冰块中央的灵魂

<st> “凯因·夜凰拜托我让你看到镜子的时候,我并没有想到你是具有这份力量可能性的人——”
<st> “但是……那个小鬼一定早就知道了。”
<st> “我请求你,小姐。”
<st> “请不要让我继续犯错。”
<st> 在冰层之中,蕾缇西亚可以感受到的,是与黑暗不断斗争,挣扎着的灵魂。
<st> 被转化为血族的肉体始终保有着意识,而在这漫长的时光之中,那已经染上了疯狂的色彩。
<st> 无论原本是怎样高洁的女性,在被转化后,都可能会因为吸血的诅咒而变得邪恶。

<蕾缇西亚> “……灵魂还在,我想我、可以做到。”
* 蕾缇西亚 轻声说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寒冷,嘴唇稍微有些发抖
<蕾缇西亚> “如果只是创造出肉体的话……”
* 蕾缇西亚 手指也开始发抖了
<蕾缇西亚> 【真的可以吗?】

<st> 像这个地方的主人那样保留理性的吸血鬼反而是比较少的,即使本性善良,在被玷污后依旧能够保有自我的并不多。
<st> 你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即使成功,结局恐怕也未必就是所有人都希望的那样了。

* 蕾缇西亚 回想起了之前战斗中的自己,还有更早之前,创造出‘她’的自己
<蕾缇西亚> 【我真的可以做到吗?】
<蕾缇西亚> 【不犯错……】
<蕾缇西亚> 【也不……增添新的罪行】
<蕾缇西亚> 【我真的……可以吗?】
* 蕾缇西亚 的自问如同投入虚空般,没有在心海中激起任何一丝涟漪

<st> —————————————————————————————————————————————————————————————
<st> 在一场激烈的斗殴和随后的豪饮之后。
<st> 名为船坟的酒店地板上漂浮着麦酒杯和各种呕吐物。
<st> 亚泰斯等人总算从万德口中知道了过去所发生的事——西洛斯一直都在等待那个神秘的伯爵治好自己的妻子,而这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

<亚泰斯> “……信风使者从现在开始,禁酒。”
<伊戈鲁> “不要说这种女人一样的话,啊哈哈哈哈”
* 伊戈鲁 用力拍亚泰斯的肩膀

* 梵 把用来揍人的鱼扔掉了。
<伊戈鲁> “看来我们跟他们一定能合得来”
<st> 而这十年间,无疑也发生了很多事情。
* 亚雷艾斯 也有点晕乎乎,发现步伐好像更加飘忽灵动了!
<梵> “ 已经没剩下什么能吃的东西了,我们约的人还没来么? ”
<亚泰斯> “也没有蕾缇西亚的消息”
<st> 为了负担所有人的生活,西洛斯卖掉了船上大部分的东西,将船身改造成酒店让人开业。
<st> 而大部分水手虽然之后都离开了这里,各寻去处,但那些对他真正忠实的人依旧留了下来,等候着再被召集起来的时刻。
<st> 时间非常地残酷,但他们愿意等待——直到自己似乎也与这个港口城市融为了一体,直到习惯为止。
<st> “呜哇,怎么回事……啊。”
<st> 但等待总是会有一个尽头的。

<梵> “ 这些人的招式都很老道,我看过后确定他们肯定能照顾自己和帮上不少忙的。 ”
<st> 酒店的门被打开了。
<st> 希娜带着几个看上去就很老练,饱经风霜的人走了进来。
<st> “在这么好的日子里为什么要打架嘛?”

* 亚雷艾斯 打了个嗝
<亚雷艾斯> “打架……和喝酒是一个意思啦。”

<亚泰斯> “……你父亲呢,发生什么事了。”
* 亚泰斯 皱眉头

<st> “爸爸说他有事要办,就让我先来了。”
<st> “我来介绍一下,这些都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水手们哦!”

<梵> “ 通常来说这叫做以拳会友,在我家乡那边是这么说的。 ”
* 亚雷艾斯 跟伊戈鲁用力碰了一杯
<亚雷艾斯> “唔……”

<st> “霍华德先生能够闭着眼睛靠听风把船开起来,卓卡叔叔是操纵帆的大师,还有什么船的构造都能弄清楚的西弗斯伯伯,大家都是以前跟随爸爸一起冒险的人。”
* 亚雷艾斯 挨个看
<st> “怎么样,我没骗你们吧!”
<亚雷艾斯> “这个万德大叔呢?”
* 亚雷艾斯 指

<st> 虽然严格意义来说,即使算上把脑袋插在酒桶里,呼呼大睡的万德,这些人也凑不够人数
<st> 不过如果他们有希娜吹嘘的一半厉害的话,至少把船开起来是足够了。
<st> “万德大叔啊,他很会养猫。”

<亚雷艾斯> “……这算水手的本事吗!?”
<梵> “ 恩,我相信你说的是实话,不过只有这些人的话,估计会比较辛苦。 ”
<st> 希娜说着,那只之前万德送给你们的猫跳到亚雷艾斯头上,又出了一个20.
<亚雷艾斯> “滚开——”
<st> “不能去啊——老大!”
<梵> “ 你爸爸应该和你说过,我们船上的事了吧? ”
<st> “说过了,你们——”
<st> 就在希娜和你们交谈的时候,万德忽然从桶子里把头抽了出来。
<st> “那个家伙是个恶魔——唔,再喝一杯……”

<伊戈鲁> “唔……”
<伊戈鲁> “是在说那个什么什么伯爵的事情吧……”

<st> 听到了她的话,希娜的脸上露出了沉重的表情。
<st> “……”
<st> “爸爸有自己的事要去处理,我就只知道这个。”

<梵> “ 他喝多了,不过我觉得我们和他还算有缘,把他带上也可以,但是在船上可不能这么喝。 ”
<梵> “ 他没有说去哪里吗? ”

<st> “没有。可是,他是最了不起的冒险家,所以,去哪里都一定不会有问题的。”
<st> 少女用力摇了摇头。

<梵> “ 恩,不如我们先带他们去看看船吧? ”
<亚雷艾斯> “先要把呕吐物洗一下呢。”
<梵> “ 你不是灵巧地都躲开了么,怎么还会有呕吐物。 ”
<亚雷艾斯> “是那个大叔啦。”
<亚泰斯> “希娜,你自己都并不放心。”
<st> “……可是,我有什么办法……这些年来,爸爸都没有对我说过他究竟在想什么。”
<st> “那一定是说出来也没有用的事,就和妈妈的事是一样的。”
<st> “我……”

<伊戈鲁> “我觉得,虽然这么说有点自大……但我们想试试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st> 少女说着,抬起目光看了亚泰斯一眼:“反正你们这些有钱人家的小孩子,是不会懂的。”
<亚泰斯> “也许,但至少我们有过相同的遭遇。”
* 亚泰斯 看着希娜

<亚雷艾斯> “好像很复杂……不过西洛斯先生不在的话也不好办呀。”
<梵> “ 那要想想他能去哪里了。 ”
<梵> “ 如果刚才万德先生说的故事是真的,也许…… ”

<伊戈鲁> “希娜,就当向流星许愿了,你能猜到什么说出来看看?”
<st> “……流星,许愿……?”
<st> 希娜神情复杂地看了你们一眼。
<st> “……对不起,我说了不该说的话……如果……爸爸真的在这里还有事没有办的话,我想……”
<st> “他一定是去,和妈妈道别吧?”
<st> “去那个家伙的家里……”

<伊戈鲁> “……”
<亚泰斯> “不……我想不会这么简单。”
<st> ————————————————————————————————————————————————————————
<st> ——你觉得自己,没有犯下过错吗?蕾缇西亚?你不但在过去是罪人,在将来,还会不断地犯下可怕的罪过哟?
<st> ——没关系的,蕾缇西亚是个好孩子,是不会……
<st> ——已经死了很多人了哟?还会因为你的关系死更多的哟?只要蕾缇西亚活着的话就会一直不断地……

* 蕾缇西亚 颤抖
<st> “你考虑好了吗?蕾缇西亚小姐?”
<st> 伯爵在身后轻声问道。

* 蕾缇西亚 把还在颤抖的指尖从冰块上拿了下来,深深地呼出一口气
<蕾缇西亚> “……请让我做。”
* 蕾缇西亚 回过身来,仿佛很冷似地紧了紧领口

<st> “非常,感谢……”
<st> 伯爵向蕾缇西亚鞠了一躬。

<蕾缇西亚> “这也是……为了让我自己能够接受。”
<蕾缇西亚> “能够……释怀。”

<st> 而就在这个时候,上方的豪宅,忽然传来了巨大的响声。
<st> 甚至连地下通道的天花板都被振动,挂着的图画和上方的珠宝掉落了一地。

<蕾缇西亚> “唔……!”
* 蕾缇西亚 一时间有些站立不稳

<st> 伯爵掀起外套,护住了蕾缇西亚。
<蕾缇西亚> “抱歉……但是,这是怎么……?”
<st> “……我去上面看看。”
<st> “我想,有个人,终于来这里取回他被夺走的东西了。”

<蕾缇西亚> “……”
<st> “这是我和他的问题。”
<st> 伯爵说着,苦笑了一声,快步地走了出去。

* 蕾缇西亚 以蕴含了复杂感情的视线看了看伯爵的背影
<st> 夜空被炸碎了。
* 蕾缇西亚 跟了上去
<st> 那个能够以创绘的力量描绘世界的少女所留下的礼物——虚假的月亮被撕裂了开来。
<st> 那得是非常大量的炸药才能做到的事。
<st> 不过,好在,夜幕已经降临了。
<st> 吸血鬼沐浴在真实的月光之下。
<st> “你不必跟我上来的,蕾缇西亚小姐,下面会比较安全。”
<st> 伯爵回过头对着蕾缇西亚说道。

* 蕾缇西亚 将画笔捏在手心里
<蕾缇西亚> “……创绘者在任何地方都能作画。”
<蕾缇西亚> “而且……”
<蕾缇西亚> “从各种意义上来说,我觉得自己都应该为您见证……”

<st> “是这样吗……谢谢。”
<st> 伯爵点了点头。
<st> 在两人前方,有两个人影以极高的速度激烈地互相战斗着。
<st> 其中一个是叫做奥德斯的管家,没有色彩的人。
<st> 而另外一个,则是一个非常瘦弱,但却爆发出惊人力量的男人。
<st> 他们以刀剑互相厮杀,乍一看奥德斯似乎沾一点上风。
<st> 但是对方在被逼退的时候一挥手,强烈的爆炸在两人之间发生。
<st> 管家虽然用双手交叉着护住了身体,但还是被炸飞,落到了主人面前。
<st> 伯爵阻止了他再站起来的意愿。
<st> “……好久了呢,西洛斯先生。”
<st> “你来找我复仇的吗?”
<st> 男子没有说话,只是径直地向吸血鬼走了过去。
<st> 蕾缇西亚在他身上只看到了一种色彩。
<st> 那并不是愤怒,而是非常强烈的,难以被动摇的意志。
<st> “……不,我只是想来让我的妻子安息。”
<st> 男子疲惫地说道,却令吸血鬼的脸初次地发生了扭曲。

* 蕾缇西亚 屏住呼吸
<st> “在这十年里,我近千次地想来看她,每一次都被你所拒绝。而我已经想过……猜到这一切的原因了。”
* 蕾缇西亚 在‘现在作画’和‘再等等’的选项间犹豫着……但最终还是拿起了笔
<st> “伦黛诺思,你这个,可怜的家伙。”
<蕾缇西亚> 【已经……不能再等了】
<st> “不要再继续玷污她曾经的存在了。”
<st> “等等,我可以补救这一切——我可以让你和她真正团聚的!”
<st> 吸血鬼焦虑地大喊道。
<st> “我迟早会和我的妻子团聚的,但在那之前,我得从你这个变态手里解放她才行!”

* 蕾缇西亚 看着伯爵和西洛斯两人,回想起曾经感受过的那个沾染着复杂颜色的灵魂
* 蕾缇西亚 想象着,想象一个为他们两人所倾心的女子

<st> 蕾缇西亚思索着色彩。
<st> 然后,看到了熟悉的颜色。
<st> 不知道为何,自己的伙伴们也出现在了不远之处。

* 蕾缇西亚 对那个女性的形貌已经了然于心——但现在真正要做的是描绘容纳其灵魂的容器
<st> 被希娜的愿望所拜托的一行人,跟随着在城市的每一条街道上都轻车熟路的少女赶到了这幢豪宅面前。
* 蕾缇西亚 保持着如同祷告中信徒的高度专注,动起了笔
<st> 但出人意料的事,不知道被伊戈鲁的未婚妻抱去哪里的蕾缇西亚却出现在这里,并且,似乎正在描绘着些什么。
* 蕾缇西亚 只来得及在视线捕捉到同伴们的瞬间微微点一下头
<蕾缇西亚> 【拜托】
* 蕾缇西亚 的声音借助创绘之力传达到同伴们耳边的时候已经变得非常微弱——大半的力量都专注于手边的工作上

<亚雷艾斯> “诶?这是什么情况?”
* 亚雷艾斯 看见打斗的痕迹已经握住了剑,但又看到蕾缇西亚站在那边

<亚泰斯> “……看,然后再动手。”
<st> “爸爸!”
<st> 对于希娜的喊声,西洛斯没有什么反应。
<st> 你们看见他的一只手提着剑,另外一只则握住了一枚很大的炸药。
<st> 不如说他的身上绑满了炸药——在各种角度来说,这都不是适合带去你们船上的装束。

<伊戈鲁> “西洛斯老大,先挺一下。”
<伊戈鲁> “我们的同伴正在作业。”

<梵> “ 但,首先不能让他们互相伤害下去。 ”
* 亚雷艾斯 快步冲上去,先按住西洛斯的手
<亚雷艾斯> “等等别冲动!”

<伊戈鲁> “虽然不知道她想要做什么,但我可以保证,她的行为不会背离善良的本性。”
<蕾缇西亚> 【这是我太过任性的请求,但请在我完成之前让那两人……】
* 蕾缇西亚 的声音只到这里为止

<st> “等一下,这位少女,正在用创绘之力再造你妻子的身体啊!”
* 蕾缇西亚 已经没有余力去分心思考其他的事情了
<伊戈鲁> “已经十年了,何妨再等片刻”
* 蕾缇西亚 的笔尖正描绘着骨、肉还有血——属于人类的、温热的命之奔流
<st> 在伊戈鲁一行人眼中,肤色苍白的伯爵焦虑地喊道,但是,西洛斯却因此而显得更加的愤怒。
<st> “创绘?那是什么东西,你是说,她能让我的奥薇复活吗?!”

<亚雷艾斯> “……复活……吗?”
* 蕾缇西亚 画笔下的脉络游走在地面上,通往地面之下——其末端探入那块坚冰中
<梵> “ 应该可以,但是她需要集中精神。 ”
* 亚雷艾斯 有点将信将疑,不过还是用力按住西洛斯的手不让他乱来
<梵> “ 创造一个活的人类的代价是很大的。 ”
<亚雷艾斯> “总之不要冲动……再等一下也无妨。”
* 蕾缇西亚 慢慢地、轻轻地摇头
<亚泰斯> “她是我们的同伴,也将是你的同伴,相信她。”
<st> “这是不可能的,她在十年前就已经死了,而我这个没用的废物却听信了传说,把她交给你们眼前这个怪物的手里,而不管他对她做了什么,这罪行的一半都是我所犯下的!”
* 亚雷艾斯 另一只手朝后方的亚泰斯打手势,在空气写了个水字
<st> 西洛斯转过头看了看你们,但却不敢把目光落在自己女儿身上。
* 蕾缇西亚 的笔进一步地勾勒出女性的轮廓,丰润的嘴唇,有光泽的发丝,还有纤细的双肩
<st> “我犯下的错误,就要由我来将一切修正!”
<亚雷艾斯> “但你不能搭上女儿的命啊!这可是要一起炸飞了!”
<伊戈鲁> “说不通吗……那么用强也不能允许你过去了,毕竟我的同伴就在那里。”
<st> 亚雷艾斯感到自己抓着的男人虽然体格不如自己,不过可能是来的路上磕了什么药,力气大的惊人。
* 亚泰斯 点点头,悄悄的施展法术
<亚雷艾斯> “可恶……伊戈鲁!”
<st> 所幸你们人多势众,还是靠团队的力量把他按在了地上。
<梵> “ 你自责得太久了,西洛斯先生。 ”
<蕾缇西亚> 【不要犯错……】
<st> 亚泰斯的水也没能让他恢复理智,更要命的是,他身上的炸弹源自炼金术,对水具有充分的防范作用。
<st> 而就在他在你们的拖曳下以指节破裂,浑身冒血的决心向着面色苍白的伯爵爬过去的时候。
<st> “……妈妈?”

<亚雷艾斯> “蕾缇西亚!你要干什么都快——”
<st> 你们都看到了蕾缇西亚所描绘的东西。
* 蕾缇西亚 深深地吐出一口气
* 蕾缇西亚 像描绘夜空之中的月亮一样

<st> 起初那是非常模糊的、抽象的色彩。
<st> 和将人体拆解不同,构成创绘之人形的,并非是骨骼、血管或肌肉与内脏。
<st> 而是情感的色彩、本能的色彩、理性的色彩、抽象的色彩。

* 蕾缇西亚 将闪耀着琥珀色光辉的两点送入还无法称为‘人’之物的眼眶
<st> 以及在这一切之上的,名为灵魂的色彩。
<st> 蕾缇西亚并没有亲眼看到那位女性的容貌,但是,对于熟悉她的人来说,这就足够了。

* 蕾缇西亚 完成了这最后的一笔之后,手指止不住地颤抖起来
* 蕾缇西亚 身心都仿佛被不安、担忧和紧张所充塞着
<蕾缇西亚> 【……我做到了吗?】

<亚泰斯> 【……你成功了。】
<st> 被亚雷艾斯压制住的前冒险家放弃了挣扎的动作,呆呆地看着眼前的景象。
<st> “……奥薇?”

<伊戈鲁> “呼……”
* 伊戈鲁 松开压制西洛斯的手

<st> “……莱切诺尔小姐……?”
<st> 伯爵和冒险家发出了一样的质询声。
<st> 女性看着他们,慢慢地向前迈出了一步,接着是第二步。

* 亚雷艾斯 放开手
<st> “……亲爱的,你瘦了好多呢。”
* 梵 看了看蕾缇西亚
* 蕾缇西亚 屏住呼吸看着自己的‘作品’
* 伊戈鲁 来到蕾缇西亚身边
<伊戈鲁> “不声不响地做了不得了的事情啊,大画家小姐……”

<st> 她走到了西洛斯身边,轻轻地抚摸着男人的脸庞,接着,将他的身体抱在了怀里。
<蕾缇西亚> “大家……啊……”
<st> “谢谢你,小姐。”
<st> 她转过头,对蕾缇西亚点了点头。

* 蕾缇西亚 放下心来身体一下子变得没力气了,差点坐倒在地上
<st> “希娜,这些日子,让你受苦了……”
<蕾缇西亚> “我还……很不成熟。”
<亚雷艾斯> “居然真做到了啊……”
<st> 在一旁呆呆地看着眼前的景象的少女终于忍不住大哭起来,飞跑着投入了母亲的怀抱。
* 蕾缇西亚 似乎想起什么似的,对伊戈鲁、梵……大家说道
<st> 西洛斯呆呆地抱着自己怀中相拥而哭泣的母女,无法发出言语。
<亚泰斯> “……想好决定了么。”
<梵> “ 恩,我之前还有些担心,但是你不是做得很成功么。 ”
<st> “有一件事,必须要告诉大家。”女性擦拭着泪水,抬起目光说道:“这个身体,和我的灵魂,只是短暂地存在于这里而已。”
<st> “24个小时之后,我就会消失。这也是这位小姐如今能够做到的极限了。”

* 蕾缇西亚 轻轻地摇了摇头
<蕾缇西亚> “还没有办法……做到完美……”

<梵> “ 这已经可以了,蕾缇西亚小姐,创造生命通常是诸神的任务。 ”
<亚雷艾斯> “唔……但也足够称为奇迹了。”
<st> “可是,这已经足够,我做到很多事了。”
<st> “亲爱的凯利。”她抚摸着目光沉痛而依依不舍的丈夫的脸庞:“对不起……但,你不要责备伯爵大人。”
<st> “因为,是我对他提出了那个要求的。”
<st> “那个时候的我,只想着要为了你和希娜活下来……只要可以做到……不管怎样的代价我都愿意付出……所以,我……”
<st> 吸血鬼没有说话。
<st> 而对于你们来说,这场相聚,也成为了西洛斯一家正式加入你们的开端。
<st> 奥薇夫人的身体依旧被冰封在下面,但是,她希望能够在阳光下终结自己在这个世界所残留的一切,去到安详的所在。
<st> 蕾缇西亚所给予她的身体,让她与丈夫和女儿有了最后相聚的24个小时,这之后,事情又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呢?
<st> 只有一件事是确定的,你们的冒险旅程还在继续
<st> “蕾缇西亚小姐。”
<st> “你所做的,对我来说非常重要,谢谢你了。”

* 蕾缇西亚 摇摇头
<st> 在把自己的房间让给那对家人后,伯爵把你们带到了茶室。
<st> 他将一面包着布的镜子递给了蕾缇西亚。
<st> “请你收下吧,对于你们日后的旅程来说,这也不会是一件没有用的累赘的。”

* 蕾缇西亚 抿着嘴唇,收下了魔镜
<st> “另外,这位船长大人。”
<st> 他接着将目光转向了亚泰斯。

<亚泰斯> “请说。”
<st> “我听说,你们在寻找能干的水手。”
<亚泰斯> “我们已经找到了一些,但仍然不够。”
<st> “西洛斯家族的确是你们能够找到的最好人选,但是,他们只是船员,并不是士兵。”
<st> “我有一个朋友。”
<st> “他是萨西亚王国最优秀的船长之一,曾经隶属王家舰队,他的船,名叫‘忠诚’号。”
<st> 对于这个名字,亚泰斯和亚雷艾斯都不陌生。
<st> ——忠诚号事件。

<亚泰斯> “我有所耳闻……”
<亚雷艾斯> “咦……忠诚号……吗。”
<st> 是萨西亚现代史上也值得写入的大事,据说王家舰队的重型战舰忠诚号在战场上投靠了叛军,击沉了三艘友军舰船。
<st> 之后,它所搭载的士兵们拒绝了投降的要求,从友军舰船的包围下突围而出,随后不知所踪了。

<亚泰斯> “是一群棘手的人物……尤其对我而言。”
<亚雷艾斯> “未必就如同书本上写的一样呢。”
<st> 这次事件发生在四年前,当时在萨西亚境内产生了很大的轰动。
* 亚雷艾斯 对这些奇特的事件相当敏感
<st> 因为其舰长“特维·霍尔德”是一位传奇式的英雄,而忠诚号的船员也都和他一样,是平民出身但积累了重大战功的优秀人才
<st> 可以说在当时,这艘英雄主义氛围浓厚的船只的叛变,对萨西亚举国的士气都造成了打击。
<st> “他们并不是叛徒。”
<st> 伯爵淡淡地说道。

<亚雷艾斯> “果然别有内情吗?这正好我也有兴趣了解一下。”
<st> “我可以保证,特维·霍尔德是一位非常杰出的军人,但是很可惜,我的评价是无法干预到军部的。”
<st> “他已经老了,身心俱疲,或许不再适合航海。”

<亚泰斯> “……有办法为他们平反,就是另外一番景象了。”
<st> “但他麾下的士兵都是非常出色的年轻人。”
<st> “我保证,除去西洛斯家族外,你们很难找到更好的船员了。”

<亚雷艾斯> “唔……我觉得我们应该去见一见呢,光是能见到这个传奇英雄就值啦。”
* 亚雷艾斯 看一下同伴

<st> “如果你们有意愿的话,带上我的信,在七个小时的航程后,你们就能见到他。”
<st> “但要如何说服那个人,就不是我能够给出意见的地方了,可是,我相信,创造出那样奇迹的你们……”
<st> 伯爵看了看蕾缇西亚,露出了微笑。
<st> “没有什么做不到的事情。”

* 蕾缇西亚 抱着魔镜的包裹,一直沉默着、欲言又止的样子
* 蕾缇西亚 抬起头来,和伯爵对视了一眼
* 蕾缇西亚 微微地,点了点头

<亚泰斯> “如果他们是英雄,那我们能得到助力。”
<亚泰斯> “即便不是……我们也需要去一趟。”

<st> “很好,在这段时间,你们的补给就交给我来办。”
<st> “请好好休息吧,我的……朋友们。”
<st> ——————————————————————————————————————————————————————

线上 Dya

  • 霸者之灾
  • 風紀委
  • *
  • 帖子数: 6608
  • 苹果币: 22
Re: 【黑白纪年】了却心结,重新出发
« 回帖 #1 于: 2016-06-14, 周二 21:01:51 »
每人7BP
我先放个卷轴在这里,上面记载的咒语足以解决你们生活与跑团中遇到的大部分困境:别把自己太当一回事。